• 2008-12-28

    Ren,さよなら

    第一次看nana是什麽時候呢?
    好像還是小學吧,或者是初一?幾乎已經記不清了.

    記住了一個像風一樣凌厲像花一樣溫柔的一個人
    他叫蓮。
    於是愛上了一個以花命名的男子

    吉他,音樂,南京鎖,娜娜
    那就是你的全部天下了吧,蓮

    終究你還是在那個雪夜,只帶著頸上的南京鎖
    以那樣強烈又溫柔的姿態離開
    蓮花盛開,千年不敗
    終於還是在娜娜的右臂綻放
    千年不敗

    “死的時候也要帶上我”
    你怎么忍心帶娜娜一起走,你怎么忍心不帶她走,你怎么忍心走?

    早就知道本城蓮死了
    早就開始有心理準備真正看到蓮的死
    可是真正看到的時候
    雪夜撞向墻邊的車仍舊是像撞向了心臟一樣鎮痛

    “去為蓮送別吧,這是最後一面了”
    強裝鎮定的娜娜也終於崩潰
    當年背道而馳的兩個人這次真的是永別了么?
    蓮的雙手完好如初,甚至沒有一點擦傷
    “好像就是保持這樣用全部力量保護著雙手的姿勢死去的”
    吶,蓮
    你還是可以彈吉他的
    那一瞬間,你看見天堂了么?

    心口頓重尖銳的疼痛持續了整整一天一夜才緩和下來
    與大崎娜娜的生日重疊的本城蓮的忌日
    神真是不知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