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18

    我要走了。

     

    终于下雨了。

    略显嘈杂的雨声听起来反倒很安心。到底是鬼月克了我,还是自己克了自己。频繁的不适让情绪也像生病闹别扭的小孩子一样起伏不定。终于被一篇短漫捅了隐忍几天的底线。

    【您应该,多看看那些在自己身边的人,就会发现,那些有心的揶揄,刻意的挑衅,以及笨手笨脚的搭讪——都只是因为——在乎你】

    不愧是金龙奖的参赛作品。可是哪怕我重重的压住眼睛,然后用模糊不清,被血液温暖的视线去看,也只能看到满满的尖刻恶意。人来人往,他们身上挂着大大的【无关】二字。告诉我【这不是你的归属】,告诉我【只是萍水相逢】,告诉我【麻烦远离我】。他们有各自的生活,各自的世界,而他们明白的告诉我【都不需要你存在】【容不下你】【你只是自己的中心】【你很多余】。或许是我性格奇怪,或许是我行为怪异,或许是我疏离人群,或许是我太过敏感和小心翼翼。或许是我真的不适合,这个世界。我只想对着我的电脑,缩在我的墙角,哪也不想去。

    我还不想迎击,整个世界的恶意。

    受了委屈又怎样,受了欺负又怎样,除了嘲笑自己的弱小憎恨自己的无能你还有别的办法么?人家就是欺负你一个人,人家就是欺负你女孩子,人家就是欺负你看起来太小,你能怎样?说啊!你能怎样?你除了忍气吞声打碎牙齿和血吞还有其他办法么?你除了装腔作势以后逞强努力睁大眼睛抬起头不哭不认输还能做什么?人家就是嘲笑你没能耐,人家就是觉得你好欺负,人家就是觉得站在对面看热闹又解恨又有趣又嘲讽又过瘾,人家就是想要看你落魄然后显示胜利者的优越。轻易当人家是朋友你活该!固执得压下敏锐自我催眠到迟钝,坚持相信围绕你的都是善意你活该!放弃自我保护试图融入人群你活该!谁都可以放脸色给你看,谁都可以闹情绪给你看,谁都可以颐指气使给你看,你还得忍着压着好声好气哄着伺候着你活该!你敢给谁放脸色?你能给谁闹脾气?你敢拿谁出气?你怎么还没死?你都蠢得要死了连我都嫌弃你了你怎么还没死?

    既然死不掉,就只有好好活着。你要变得更强大,更强大才行。没有谁会为你出头,没有谁会宠着你护着你。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再难再苦再辛酸都得自己扛着,或者被压死。你要变得圆滑,你要变得狡猾,要更坚强更坚定更果断。哪怕心里溢满泪也要笑得比谁都灿烂才行。既然你死不掉,你就只有好好活着。

    哪怕整个世界的恶意,也赢不了你。

    十九年里第一次,重合的生日。在九千米的高空唱生日快乐给自己听吧。

    我要走了,我亲爱的主机键盘鼠标显示器。我要走了,包容了我很多眼泪的大枕头。我要走了,被我塞满了书的木书柜。我要走了,花掉我无数银子以致至今不能购入单反的收藏品。我要走了,唯一可以让我容身的家。我带不走你们,可是我会想念你们。除了你们,或许没有人想听我告别了。

    那么就走吧。

    【3000姐为我翻译的歌词,现在送给自己,真的非常合适】

     輝く人
    作詞:アンジェラ·アキ
    作曲:アンジェラ·アキ
    演唱:アンジェラ·アキ

    中文翻譯:祈里(www.maiougi.org

    安全地帯の家を出て 鞄を両手に抱きえて 從安全地帶的家裡出來,雙手抱著包包
    毎朝歩く孤独の一本道(Um) 踏上每天都走過的那孤獨的主幹道

    太陽が僕を見捨てて 自分の影が薄れていく 太陽棄我而去,自己的影子漸漸淡薄
    誰も気づかないけれど この胸は泣いている 雖然沒有誰注意到,但我的心底正在哭泣

    輝く人になりたくて 想成為閃耀著光芒的人
    目を閉じて想像してみる 閉上眼睛試著想像
    たくさん笑い 恋もしたり 有許多的笑容、也沉浸在戀愛中
    きっと幸せだろう 幸せだろう 一定非常幸福 非常幸福

    言葉が僕を見捨てて 届かぬ思いだけを残す 言語棄我而去,無法傳達的思念殘留下來
    誰も聞こえないけれど この胸は叫んでいる 雖然沒有誰聽到,但是我的心底正在呐喊

    輝く人になりたくて 想成為閃耀著光芒的人
    目を閉じて想像してみる 閉上眼睛試著想像
    たくさん笑い 夢も見たり 有許多的笑容、也做著夢
    きっと幸せだろう 幸せだろう  一定非常幸福 非常幸福

    鏡に映る自分が嫌いですか、好きですが? 映照在鏡子里的自己,討厭么?喜歡么?
    (you gotta learn to love yourself)
    人に見られる自分は 鏡に映る自分だから 現於人前的自己也是映照在鏡子里的自己啊

    耀く人になりたくて 目を閉じて想像してみる 想成為閃耀著光芒的人 閉上眼睛試著想像

    輝く人は自分の中で (其實)閃耀著光芒的人正在自己的心中
    見つけ出さなきゃいけないから (我們)必須找出來
    透き通る瞳を逸らさないで 逸らさないで 不要移開那清澈的眼睛 不要移開

    輝く人は自分の中に 必ずいると信じてる 閃耀著光芒的人正在自己的心中 必須要堅信
    たくさん笑い 夢も見たり きっと幸せになれるだろう 許多的笑容、也做著夢 一定非常幸福
    いつの日か この僕も 終有一天 終有一天 這樣的我也(會如此)

    終有一天 終有一天 這樣的我也會如此。

  •  

    之所以27號就回來了的我,現在才更新,實在是精力透支,而且,我在等照片。

     

    這次去西安,是遠比想像中要愉快得多的行程。西安這座城市,終於第一次給我的感覺,不是非好感。行程緊湊,時間緊張,急急忙忙趕回來,實在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慢慢遊歷,於是歸途坐了環城線去車站,西安好像沒怎麼變。

    五月天,倒數第三場的DNA,我很慶倖當時果斷決定要去看。開場樂隊的主唱很像Bingo,於是和身邊先搭訕的成都小美女說:吶,那個主唱很像我一個在成都的朋友呀。於是兩個人一起跟著大部隊向中間擠,兩個人一起固執不回原座位。很巧,我周圍全都是一個人從全國各地趕來西安的。最終在舞臺中間稍左的地方,看完了全場live。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打電話給孟月,現場直播的效果應該還不錯,所以,你要真正的快樂。

    從<突然好想你>開始的全面崩潰,哭嚎著卻不自覺揚起嘴角,突然好想你。

    <如煙>的燈光效果真是做得很漂亮,只可惜拍不出效果。那麼,刻在記憶力吧,只是不能與你們分享。

    三次安可,<溫柔>,心裡是滿滿的溫柔。

     

     

    “有一個說法,如果五月天去哪裡開演唱會,那個城市就會下雨。”大家一起淋著雨,於是你說。

    陳信宏,總是喜歡這本名多一點。你已經從雨男升級為雨神了。西安的連續高溫都被你們鎮壓,原本被42度恐嚇得無比焦心,居然還是下雨了。近期最低溫吧,所以你們總算也,不算太辛苦。

    直到已經歸來2天在這麼清涼的早晨坐在電腦前碼字,還是覺得完全沒有實感。我愛的那個人,就站在10米開外,安靜的唱著歌。

    聲嘶力竭唱著喊著,撕心裂肺的在安靜下來的瞬間高喊“陳信宏,我愛你。”我想我是把一輩子的矜持全都捨弃在那一晚的瘋狂里了(喂喂這話有歧義啊你不要這樣)。怪獸一直表情認真,幾度哽咽,陳弱弱同學還是興高采烈跳來跳去,在他跳著轉圈的時候,我旁邊的女孩無比沉痛認真語重心長的說:“幸好這次沒有摔倒。”

    <擁抱>“抱緊我,吻我,喔愛~~~ 別走”,“別走,別走,別走。”“我不想走,我不想走,我不想走。”該結束還是要結束,該散場還是會散場,不論你是不是真的不想走,不過還是很高興聽到你說。

    “趁著年輕的時候一定要儘量瘋狂。”我一直說。所以散場后一群人嗓子嘶啞,還鍥而不捨的去KTV通宵。其實是爲了陪沒地方去且第二天清晨就要趕火車回來的我。謝謝咔咔,謝謝先進,謝謝同是腐女很聊得來的帕妃,謝謝請我們吃飯的美女姐姐,謝謝孫鐸楊柳夫婦,謝謝留給我聯繫方式讓我不用忙著拍照看的安逸的單反同學。嗯,謝謝大家。雖然時間不長,但是謝謝你們的關照。

    謝謝五月天。謝謝我最愛的陳信宏。

     

     

    哪怕融進夜色里,也看得到你,只看得到你。

     

    回來之後,逛微博看到了不少或許該稱之為“不該看”的東西。比如今早看到的,黃山的微博。畢竟已經過了可以用生命來愛一個人的年紀了,畢竟已經不是爲了誰可以去計劃人生的衝動孩子了,所以直至今日,你還是唯一。追溯到漫長的曾經的,唯一。即使我已經認不出你。即使你已經從最初的coser變成了所謂的“中國著名動漫裝效師”。於是時光荏苒,我可以心無波瀾的指著屏幕里的你,對身旁的母上說:“你看,黃山現在跟師洋似的,我都認不出了。”諷刺自嘲統統不需要,只是陳述,我認不出你了。

    許久不見的自家老哥咔咔,被問及“他是你什麽?堂哥么?”的時候,兩個人雙雙石化。“喂,你是我什麽,堂哥么?”哈哈。“那你們究竟是什麽關係呀?”“嗯,就是沒有血緣關係。”

    很久沒有提起的名字。西安之行多謝你的照顧。在酒店溫和的你發火還嚇到了美女姐姐。我可以任性的以為你還是容不得我受委屈的。

    當初讓我操碎了心的大男孩也終於長大了,變得成熟穩重有擔當,當初傷你不輕,現在提起其實沒有什麽意義,畢竟狠心的是我。不過不論是不是有我當時決斷的因素,你我都成長了,就值得慶倖。我也終於可以放下負罪感,對你笑笑。

    你好像很幸福。真好。

     

    志願敲定,廣東商學院。3000姐,我們的約定終於要以另一種形式實現,今後的今後,也請多多關照啊。

     

    久違了的,寫了好久的,好長的日誌。久違了的不吐槽不廢柴不瞎扯的,認真的碼字。久違了的,好好面對自己。

  • 2010-06-16

    契機。

     

    契機。qiji:契機,奇跡,企及。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爲什麽突然就想在標題上寫下這兩個字,突發奇想一貫是我的特色。去年夏天去青海湖拍下的,一色的湛藍。自然那麼博大,什麽都包容的下,更何況我並沒機關算盡的小野心。於是記得旅途歸來是長久的安寧平和和釋懷。我想,我是時候該要去旅行了。活在路上,才是最適合我的生活。

     

    喜新厭舊,說來不好聽其實很中肯的詞啊。永遠保持新鮮感才足夠支撐我永遠興高采烈的生活。什麽都嘗試過了,喜怒哀樂悲歡離合。信仰,背叛,信任,虛偽,縱容,饒恕,哪怕是愛情。即使是RP低下人格缺陷,總也算是被我利用了,自導自演一出小成本低投入的情景劇,給自己設定一個最愛的背景,然後全身心投入玩得不亦樂乎,等到嘗够了玩膩了新鮮感沒有了,扯下幕布砸掉攝影機就好,不是么?與人無尤。最終的敗筆還不是挑戰了我的權威,挑釁我的下場就是明明虧本了結果卻給了心虛的我理直氣壯翻盤的機會,連最起碼的愧疚和禮貌我都懶得給予。恢復自由以後我經常會想,如果沒有那個契機,我就這樣縱容的隱忍的陪你演到劇終,那我豈不是要瘋掉了?還好,我從來不輸。

     

    「沒心沒肺,不過是未傷及心肺。」不記得在哪看到的話,昨晚和3000姐聊過往那些瑣碎的事時,突然就想起來了。自己好像已經很容易看得開太容易釋懷,幾近得道的樣子。若說沒心沒肺,是啊,現在還剩下什麽,還能觸及我心肺。除了你們,可你們不會,於是我安心,繼續肆無忌憚也無所謂。

     

    很多年了,很多年間第一次可以名正言順毫無疑問的過回8.25我本來的生日,即將迎來的,我的19歲生日。輪回一樣,認識的第一年,我們的生日不可思議的重合,背道而馳的第一年,我站在十幾歲的尾巴上這樣一個曾經看來遙不可及的位置,過最初的生日,做最初的自己。很高興,我回來了。很高興,在人生行進了五分之一的里程碑前,我看到我擁有的,不多,如履薄冰,也可以心無負累的,覺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