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所以27號就回來了的我,現在才更新,實在是精力透支,而且,我在等照片。

     

    這次去西安,是遠比想像中要愉快得多的行程。西安這座城市,終於第一次給我的感覺,不是非好感。行程緊湊,時間緊張,急急忙忙趕回來,實在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慢慢遊歷,於是歸途坐了環城線去車站,西安好像沒怎麼變。

    五月天,倒數第三場的DNA,我很慶倖當時果斷決定要去看。開場樂隊的主唱很像Bingo,於是和身邊先搭訕的成都小美女說:吶,那個主唱很像我一個在成都的朋友呀。於是兩個人一起跟著大部隊向中間擠,兩個人一起固執不回原座位。很巧,我周圍全都是一個人從全國各地趕來西安的。最終在舞臺中間稍左的地方,看完了全場live。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打電話給孟月,現場直播的效果應該還不錯,所以,你要真正的快樂。

    從<突然好想你>開始的全面崩潰,哭嚎著卻不自覺揚起嘴角,突然好想你。

    <如煙>的燈光效果真是做得很漂亮,只可惜拍不出效果。那麼,刻在記憶力吧,只是不能與你們分享。

    三次安可,<溫柔>,心裡是滿滿的溫柔。

     

     

    “有一個說法,如果五月天去哪裡開演唱會,那個城市就會下雨。”大家一起淋著雨,於是你說。

    陳信宏,總是喜歡這本名多一點。你已經從雨男升級為雨神了。西安的連續高溫都被你們鎮壓,原本被42度恐嚇得無比焦心,居然還是下雨了。近期最低溫吧,所以你們總算也,不算太辛苦。

    直到已經歸來2天在這麼清涼的早晨坐在電腦前碼字,還是覺得完全沒有實感。我愛的那個人,就站在10米開外,安靜的唱著歌。

    聲嘶力竭唱著喊著,撕心裂肺的在安靜下來的瞬間高喊“陳信宏,我愛你。”我想我是把一輩子的矜持全都捨弃在那一晚的瘋狂里了(喂喂這話有歧義啊你不要這樣)。怪獸一直表情認真,幾度哽咽,陳弱弱同學還是興高采烈跳來跳去,在他跳著轉圈的時候,我旁邊的女孩無比沉痛認真語重心長的說:“幸好這次沒有摔倒。”

    <擁抱>“抱緊我,吻我,喔愛~~~ 別走”,“別走,別走,別走。”“我不想走,我不想走,我不想走。”該結束還是要結束,該散場還是會散場,不論你是不是真的不想走,不過還是很高興聽到你說。

    “趁著年輕的時候一定要儘量瘋狂。”我一直說。所以散場后一群人嗓子嘶啞,還鍥而不捨的去KTV通宵。其實是爲了陪沒地方去且第二天清晨就要趕火車回來的我。謝謝咔咔,謝謝先進,謝謝同是腐女很聊得來的帕妃,謝謝請我們吃飯的美女姐姐,謝謝孫鐸楊柳夫婦,謝謝留給我聯繫方式讓我不用忙著拍照看的安逸的單反同學。嗯,謝謝大家。雖然時間不長,但是謝謝你們的關照。

    謝謝五月天。謝謝我最愛的陳信宏。

     

     

    哪怕融進夜色里,也看得到你,只看得到你。

     

    回來之後,逛微博看到了不少或許該稱之為“不該看”的東西。比如今早看到的,黃山的微博。畢竟已經過了可以用生命來愛一個人的年紀了,畢竟已經不是爲了誰可以去計劃人生的衝動孩子了,所以直至今日,你還是唯一。追溯到漫長的曾經的,唯一。即使我已經認不出你。即使你已經從最初的coser變成了所謂的“中國著名動漫裝效師”。於是時光荏苒,我可以心無波瀾的指著屏幕里的你,對身旁的母上說:“你看,黃山現在跟師洋似的,我都認不出了。”諷刺自嘲統統不需要,只是陳述,我認不出你了。

    許久不見的自家老哥咔咔,被問及“他是你什麽?堂哥么?”的時候,兩個人雙雙石化。“喂,你是我什麽,堂哥么?”哈哈。“那你們究竟是什麽關係呀?”“嗯,就是沒有血緣關係。”

    很久沒有提起的名字。西安之行多謝你的照顧。在酒店溫和的你發火還嚇到了美女姐姐。我可以任性的以為你還是容不得我受委屈的。

    當初讓我操碎了心的大男孩也終於長大了,變得成熟穩重有擔當,當初傷你不輕,現在提起其實沒有什麽意義,畢竟狠心的是我。不過不論是不是有我當時決斷的因素,你我都成長了,就值得慶倖。我也終於可以放下負罪感,對你笑笑。

    你好像很幸福。真好。

     

    志願敲定,廣東商學院。3000姐,我們的約定終於要以另一種形式實現,今後的今後,也請多多關照啊。

     

    久違了的,寫了好久的,好長的日誌。久違了的不吐槽不廢柴不瞎扯的,認真的碼字。久違了的,好好面對自己。

  • 2010-06-20

    晨練,以及敗金

     

    前幾天由於多日懶散混吃等死的假日生活已經無聊到出離憤怒的我,終於扯了朋友陪我去爬山。兩個白目5點半就到了山腳下,興致勃勃的上山居然走錯了路,orz。於是本著鍛煉至上走到哪算哪的原則,走到只剩小路找不到公路的地方就下去了。想起曾經被拽著小路上下的痛苦,噩夢啊噩夢。於是在半山腰拍了日出,怎麼看怎麼覺得像夕陽,歎氣。

    於是兩個人下山在各大商場,乃至小吃店都沒開門的情況下,無可奈何的鑽進KFC。中午的日本料理其實不適合我這種性價比至上的人= =+不過我真的一直以為那家店是酒吧來的,望天。

    純正開歌,我一個人唱了6頁歌單,不失為一種境界啊!五月天專場,對著列表一個個輪著點下來,嗓子成功廢了。不過沒關係,熱身結束,終於倒計時變成了個位數。陳信宏,終於要見到你了。我們西安見。

     

    最近果然是太過無聊導致萌點下降么,我居然覺得一個台劇演員很萌噢這是爲什麽啊!Dylan先生你到底是哪裡讓我覺得好萌了,TAT。在3000姐的“不要喜歡上不好的東西啊”的勸阻下,我還是無比堅韌的看完了24集無聊低能白癡的台劇,這是什麽情況啊什麽情況啊!!!果然還是應該專心看日劇。<雙頭犬>好看!腹黑哥哥好萌!腹黑桑其實你是好人呀!龍崎真是個好名字,簡直就是美少年的代名詞...orz...想起L,於是就無限的有一種終於看到L和月終成眷屬的夙願達成的欣慰感(喂關你什麽事啊!

     

     

    在頂著iPhone4撓心鬧心的壓力下,我還是堅韌的堅持了“不能做小白鼠”原則(其實還是i4太貴了,我可沒有1w閒錢啊..TAT)iPhone3GS入手。使用狀況良好。蘋果的觸屏簡直就是手指的盛宴啊!

     

    老哥我愛你!!!

  • 2010-06-16

    契機。

     

    契機。qiji:契機,奇跡,企及。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爲什麽突然就想在標題上寫下這兩個字,突發奇想一貫是我的特色。去年夏天去青海湖拍下的,一色的湛藍。自然那麼博大,什麽都包容的下,更何況我並沒機關算盡的小野心。於是記得旅途歸來是長久的安寧平和和釋懷。我想,我是時候該要去旅行了。活在路上,才是最適合我的生活。

     

    喜新厭舊,說來不好聽其實很中肯的詞啊。永遠保持新鮮感才足夠支撐我永遠興高采烈的生活。什麽都嘗試過了,喜怒哀樂悲歡離合。信仰,背叛,信任,虛偽,縱容,饒恕,哪怕是愛情。即使是RP低下人格缺陷,總也算是被我利用了,自導自演一出小成本低投入的情景劇,給自己設定一個最愛的背景,然後全身心投入玩得不亦樂乎,等到嘗够了玩膩了新鮮感沒有了,扯下幕布砸掉攝影機就好,不是么?與人無尤。最終的敗筆還不是挑戰了我的權威,挑釁我的下場就是明明虧本了結果卻給了心虛的我理直氣壯翻盤的機會,連最起碼的愧疚和禮貌我都懶得給予。恢復自由以後我經常會想,如果沒有那個契機,我就這樣縱容的隱忍的陪你演到劇終,那我豈不是要瘋掉了?還好,我從來不輸。

     

    「沒心沒肺,不過是未傷及心肺。」不記得在哪看到的話,昨晚和3000姐聊過往那些瑣碎的事時,突然就想起來了。自己好像已經很容易看得開太容易釋懷,幾近得道的樣子。若說沒心沒肺,是啊,現在還剩下什麽,還能觸及我心肺。除了你們,可你們不會,於是我安心,繼續肆無忌憚也無所謂。

     

    很多年了,很多年間第一次可以名正言順毫無疑問的過回8.25我本來的生日,即將迎來的,我的19歲生日。輪回一樣,認識的第一年,我們的生日不可思議的重合,背道而馳的第一年,我站在十幾歲的尾巴上這樣一個曾經看來遙不可及的位置,過最初的生日,做最初的自己。很高興,我回來了。很高興,在人生行進了五分之一的里程碑前,我看到我擁有的,不多,如履薄冰,也可以心無負累的,覺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