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01

    西安之行,以及流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kiemijin-logs/67692412.html

     

    之所以27號就回來了的我,現在才更新,實在是精力透支,而且,我在等照片。

     

    這次去西安,是遠比想像中要愉快得多的行程。西安這座城市,終於第一次給我的感覺,不是非好感。行程緊湊,時間緊張,急急忙忙趕回來,實在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慢慢遊歷,於是歸途坐了環城線去車站,西安好像沒怎麼變。

    五月天,倒數第三場的DNA,我很慶倖當時果斷決定要去看。開場樂隊的主唱很像Bingo,於是和身邊先搭訕的成都小美女說:吶,那個主唱很像我一個在成都的朋友呀。於是兩個人一起跟著大部隊向中間擠,兩個人一起固執不回原座位。很巧,我周圍全都是一個人從全國各地趕來西安的。最終在舞臺中間稍左的地方,看完了全場live。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打電話給孟月,現場直播的效果應該還不錯,所以,你要真正的快樂。

    從<突然好想你>開始的全面崩潰,哭嚎著卻不自覺揚起嘴角,突然好想你。

    <如煙>的燈光效果真是做得很漂亮,只可惜拍不出效果。那麼,刻在記憶力吧,只是不能與你們分享。

    三次安可,<溫柔>,心裡是滿滿的溫柔。

     

     

    “有一個說法,如果五月天去哪裡開演唱會,那個城市就會下雨。”大家一起淋著雨,於是你說。

    陳信宏,總是喜歡這本名多一點。你已經從雨男升級為雨神了。西安的連續高溫都被你們鎮壓,原本被42度恐嚇得無比焦心,居然還是下雨了。近期最低溫吧,所以你們總算也,不算太辛苦。

    直到已經歸來2天在這麼清涼的早晨坐在電腦前碼字,還是覺得完全沒有實感。我愛的那個人,就站在10米開外,安靜的唱著歌。

    聲嘶力竭唱著喊著,撕心裂肺的在安靜下來的瞬間高喊“陳信宏,我愛你。”我想我是把一輩子的矜持全都捨弃在那一晚的瘋狂里了(喂喂這話有歧義啊你不要這樣)。怪獸一直表情認真,幾度哽咽,陳弱弱同學還是興高采烈跳來跳去,在他跳著轉圈的時候,我旁邊的女孩無比沉痛認真語重心長的說:“幸好這次沒有摔倒。”

    <擁抱>“抱緊我,吻我,喔愛~~~ 別走”,“別走,別走,別走。”“我不想走,我不想走,我不想走。”該結束還是要結束,該散場還是會散場,不論你是不是真的不想走,不過還是很高興聽到你說。

    “趁著年輕的時候一定要儘量瘋狂。”我一直說。所以散場后一群人嗓子嘶啞,還鍥而不捨的去KTV通宵。其實是爲了陪沒地方去且第二天清晨就要趕火車回來的我。謝謝咔咔,謝謝先進,謝謝同是腐女很聊得來的帕妃,謝謝請我們吃飯的美女姐姐,謝謝孫鐸楊柳夫婦,謝謝留給我聯繫方式讓我不用忙著拍照看的安逸的單反同學。嗯,謝謝大家。雖然時間不長,但是謝謝你們的關照。

    謝謝五月天。謝謝我最愛的陳信宏。

     

     

    哪怕融進夜色里,也看得到你,只看得到你。

     

    回來之後,逛微博看到了不少或許該稱之為“不該看”的東西。比如今早看到的,黃山的微博。畢竟已經過了可以用生命來愛一個人的年紀了,畢竟已經不是爲了誰可以去計劃人生的衝動孩子了,所以直至今日,你還是唯一。追溯到漫長的曾經的,唯一。即使我已經認不出你。即使你已經從最初的coser變成了所謂的“中國著名動漫裝效師”。於是時光荏苒,我可以心無波瀾的指著屏幕里的你,對身旁的母上說:“你看,黃山現在跟師洋似的,我都認不出了。”諷刺自嘲統統不需要,只是陳述,我認不出你了。

    許久不見的自家老哥咔咔,被問及“他是你什麽?堂哥么?”的時候,兩個人雙雙石化。“喂,你是我什麽,堂哥么?”哈哈。“那你們究竟是什麽關係呀?”“嗯,就是沒有血緣關係。”

    很久沒有提起的名字。西安之行多謝你的照顧。在酒店溫和的你發火還嚇到了美女姐姐。我可以任性的以為你還是容不得我受委屈的。

    當初讓我操碎了心的大男孩也終於長大了,變得成熟穩重有擔當,當初傷你不輕,現在提起其實沒有什麽意義,畢竟狠心的是我。不過不論是不是有我當時決斷的因素,你我都成長了,就值得慶倖。我也終於可以放下負罪感,對你笑笑。

    你好像很幸福。真好。

     

    志願敲定,廣東商學院。3000姐,我們的約定終於要以另一種形式實現,今後的今後,也請多多關照啊。

     

    久違了的,寫了好久的,好長的日誌。久違了的不吐槽不廢柴不瞎扯的,認真的碼字。久違了的,好好面對自己。

    分享到:

    评论

  • 干嘛只拍阿信不拍冠佑╭(╯^╰)╮
    我要看我要看我要看他!!!!
    -------本大爷十分的愤怒!哼!
    回复Enno说:
    冠佑离我实在是...有点远..又藏才鼓后面,我也得拍得到他才行啊喂!
    2010-07-07 21:08:31